瓦曼·卡马特: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将在未来全球经济复苏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

来源 查看:


\


2015年11月8日,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行长瓦曼・卡马特在国际金融论坛(IFF)第12届全球年会午餐会上进行了演讲。演讲由IFF学术委员会主席、IFF 研究院院长、中国银监会首席顾问、香港证监会前主席沈联涛主持。
 
瓦曼・卡马特在演讲中强调,全球金融危机已经过去7年,然而经济复苏的路程却走得如履薄冰,我们面临着一个高流动性的时代,高负债,高失业率始终掣肘着经济增长的步伐。各区域经济体的政策分化,不确定性预期也使得经济增长变得格外脆弱。在复苏缓慢的时代背景下,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就是全球经济复苏的希望。
 
从2009年至今,据统计,全球75%的GDP增长来自于新兴市场,该时期,经济的重心开始向发展中国家转移。卡马特认为南南合作(即以地理位置划分将新兴市场、发展中国家认为是南部,成熟市场发达经济体认为是北部)的重要作用越来越凸显,这种南南合作不仅只扮演着北南合作交流的补充,更多的是一种资源的整合流动。卡马特强调,这种流动不仅是财政政策的协调、货币政策的一致、微观金融的交流合作,同时也是知识流动,有利于发挥知识的外部性,提高发展中国家的生产效率。
 
卡马特指出,过去的二十多年里面新兴市场占全球GDP的比例从20%—30%增加到了53%,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中国贡献的。按绝对值来说,中国和印度向全球的增长所做的贡献超出了欧元地区和美国的总和。数据显示,中国和印度每年大约贡献了8500亿美元,而欧洲和美国总共是7200亿美元。
 
卡马特认为,尽管新兴市场经济的发展在放缓,但这种放缓与发达国家的经济放缓不同。中国现在GDP增长从10%降至7%,但在很多发达经济体里面,如果是降低了2%就意味着全面的衰退。而在经济波动情况下,发展中国家亟需重塑自己,继续其发展开发工作,增加基础设施投资力度,扩大政府公共开支,同时巩固现有就业,提高资本吸收能力。
 
因此,未来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将会创造更多的就业,高效率地利用资本,进而推动全球经济复苏。
 
瓦曼・卡马特说,一些报告提出发展中国家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每年需要的投资额达一万亿美元。很多人质疑这些新兴经济体吸引投资的能力,而中国自身吸纳投资、创造就业的成功经验,提供了一个值得研究的范例。
 
卡马特认为,中国能取得如此高成就的原因有四,首先是农林牧渔业的完备发展;二是规模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;三是大力发展制造业和工业;四是在发展服务业的同时关注气候和环境问题。这个循序渐进的发展模式可供其他新兴经济体复制借鉴。
 
卡马特强调了“一带一路”的战略意义和经济价值,他认为“一带一路”一方面为周边国家带来收益,另一方面也建立联通的渠道。在进行下一步开发的过程中,各国应更多地倾向于投资“一带一路”这种具包容性、外部性、持续性的建设项目。
 
瓦曼・卡马特表示,现在的金融市场,在科技方面有很大的革新,银行业从以分支行为基础的时代,发展到了移动银行乃至非接触式银行的时代。科学技术的进步使得银行的服务延伸得更广、覆盖面积更大、成本更低。
 
卡马特认为只有充分地认识和理解这种科技变革,才能理解并抓住未来所蕴含的机遇,进而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来思考银行服务乃至金融的包容性。
 
“多边开发银行如果要取得成功,就要去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,”瓦曼・卡马特强调,“这些银行要主动承受风险,而不能回避风险。”
 
谈到多边开发银行能够扮演的角色,瓦曼・卡马特表示,我们正处在一个流动性非常高、利率非常低的世界里,多边开发银行要抓住这个机遇,利用这个机会获得更多的资金并投向有需要的发展中国家。
 
他还谈到,多边开发银行可以分享多年来积攒的知识和经验,努力倾听、学习和创新。“我们要在全球的、地区的、地方的、新的和老的多边开发银行之间建立联系和合作,并与其他市场参与方建立合作,充分利用我们共有的知识、能力和金融资源。虽然我们做不到在全球的各项议程上都尽善尽美,但要尽力在可以提供增值的地方参与进来。”